828日晚,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总裁柳青发布道歉信表示,顺风车业务模式重新评估,在安全保护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无限期下线。“滴滴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组织和资源全力向安全和客服体系倾斜。”

 

    此时正值温州顺风车事件引发新一轮出行监管之际。826日,滴滴宣布从8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与此同时,交通运输部与各地运管部门分别约谈滴滴公司。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828日,北京、天津、南京、广州、深圳、武汉、海口、贵阳、重庆、苏州、兰州等14地参与约谈。此外,浙江、广东、福建等省级运管部门也对滴滴提出相关整改要求。

 

    记者梳理发现,各地运管部门约谈的重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网约车平台要保证平台、车辆、人员具备合法营运资质;清除平台上所有不合规车辆与人员;将营运数据完整、实时接入政府监管平台。同时在不得低价竞争、维护正常市场秩序等方面提出要求。

 

    除此以外,贵阳市运管部门要求网约车平台公司尽快落实车载“一键报警”装置。福建省运管部门要求滴滴公司正确处理司企关系,统筹驾驶员和企业的利益,及时回应驾驶员诉求,消除不稳定因素。广东省以及深圳则要求滴滴9月底前完成整改,否则撤销滴滴经营许可证、下架App

 

    实时接入政府监管平台

 

    828日,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王富民透露,“滴滴不仅在广东,在全国也拒绝将数据接入政府部门监管,不肯提供详尽的驾驶人员和运营车辆数据,因此无法进行有针对性的执法,只能靠原始的围堵来执法。”

   

    据业内人士介绍,不少城市都要求网约车司机是当地户口,但为提高平台渗透率,增加平台司机的活跃度,包括滴滴在内的不少网约车平台都存在一些非本地籍贯的司机。这成为网约车平台不愿接入政府监管平台的一大原因。

 

    实际运行中,出行领域具有特殊性,司乘人员具有不确定性。此次温州顺风车事件,将网约车平台安全问题再次摆上台面。因此,广州、东莞、重庆、兰州、天津、福建等地运管部门明确要求滴滴等网约车平台,“依法依规接入网络数据信息,提交申请材料。要确保营运数据完整、实时接入政府监管平台。”广州市则要求“将相关数据接入广州市政府监管平台,并保证数据实时、全量、真实”。

 

  

    清除平台不合规车辆与人员

 

    网约车平台出现不合规车辆与人员问题由来已久。今年3月美团打车在上海上线后,全国各地展开严打黑车的执法活动。

 

    针对今年5月的空姐顺风车案,滴滴方面公布自查进展称,接单账号归属于嫌疑人父亲,且正常通过滴滴顺风车注册时的三证验真、犯罪背景筛查和接首单前须进行人脸识别等安全措施。嫌疑人系违规借用其父顺风车账号接单。

 

    随后,滴滴在实现“人车一致”方面加大整改力度。今年61日,快车上线人车不符评价机制,主动邀请乘客评价司机和车辆是否与软件显示信息一致,并联系前后多个订单的乘客进行核实,人车不符一经确认立即封禁。部分城市上线每天出车前司机人脸识别功能,目前尚未做到多种车型全量上线。

 

    此前,新京报记者在一些社群平台发现,有一些提供网约车账号洗白快速通过审核等业务的中介,可以帮助如非“京人京车”成功在北京市从事网约车服务。但是,一段时间以来,各地严打黑车,加之温州顺风车事件,不少中介已暂停接单。

 

    此次密集约谈,深圳、贵阳、海口、天津、南京、福建、深圳等地都对“人车一致”提出相关要求。天津市要求,“立即停止接入不合规车辆、人员,并清除平台上所有不合规车辆、人员;禁止向无许可资质车辆、人员派单。”南京市要求网约车平台,“清退平台上所有不具备合法营运资质的车辆和不具备从业资格的驾驶员,确保线上线下提供服务的车辆和驾驶员一致。”

 

    不得低价运营扰乱市场秩序

 

    自2012年起,网约车平台如雨后春笋般竞争激烈,为培养用户习惯,当时的滴滴与快的进行烧钱补贴,随后滴滴合并快的,继续与优步中国进行补贴竞争,直至合并优步中国。

 

    目前,滴滴占据国内网约车市场主要份额。根据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1月至820日,滴滴出行网约车App渗透率14.95%,嘀嗒1.58%位列第二,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美团打车分别为1.31%0.3%0.21%

  

    今年3月,美团将其在南京试行的打车业务推广全国。在进入上海时打出“一元钱出发”、“低价出发”等宣传海报,当时上海市运管部门就此约谈了美团打车负责人。

 

    此次,深圳、南京、天津、福建等地都要求滴滴等网约车平台不得低价竞争,南京市提到,“切实维护正常市场秩序,不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深圳市表示,“在深圳不得妨碍市场公平竞争,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下线顺风车之外,平台如何保证安全?

 

    827日,滴滴称将其顺风车业务全国范围内下线,重新评估其业务模式,何时上线时间待定。当日晚间,嘀嗒悄悄下线夜间(2300-500)顺风车业务,此前一天高德宣布下线顺风车业务。

 

    对于顺风车安全事件频出,用户陈丹(化名)表示,“搭顺风车有时觉得害怕,因为频繁出事,所以会给家人朋友发消息定位。一般远程的不打滴滴,都是短程才打。”用户林梅(化名)说,顺风车便宜,但有利有弊。“很多人说希望把顺风车取消,我觉得可以加强一点对司机之类的身份验证,提高一些安全系数。”顺风车车主刘先生则说,“全国那么多人,难免有一两个疯子。如果顺风车永久下线,我也无所谓。”

 

    空姐事件后,今年515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表示,各地要加强对平台公司推出的顺风车业务进行监督检查,督促企业合法合规开展业务,严厉查处以私人小客车合乘之名行非法营运之实的违法行为,防止好经念歪,保障各方合法权益。平台公司要按照相关规定,切实履行运输服务责任,加强信息审核,确保合乘安全。

 

    目前,顺风车恶性案件频发,监管加强将是必然。浙江暂停滴滴顺风车业务只是开始,其他省份以及交通运输部都已跟进。如今滴滴下线顺风车业务,问题是否能够得到彻底解决尚待验证。